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人文林州 » 林州历史 » 正文

林州:“小香港”(河顺王家沟)的另一种辉煌

  发布日期:2017-02-27 12:00:54   来源:民间文艺   作者:刘俊生   我有话说


    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着五六千采矿工人的涌来,有着千口人的小小的山村王家沟不堪重负,但逐渐随着机械、电力、火车铁道,水、路以及基础建设的完善,王家沟一改过去千年落后的面貌,突然兴盛起来。

 

(一) 盛极一时,别名“小香港”

几十米长、左右对称的三层办公大楼,绝对是那年代稀有的建筑。宽大威武的舞台、高高独立着的放映楼,每周放映四五场电影,对于一月也不可能放映一次的村子来说,那简直是文化的盛宴,晚上跑多少里也要来看。建行、工行、农行的入住,图书室、食堂、职工子弟学校的建设,气派无比的百米长的三层拐角宿舍大楼、巨大宽敞的食堂、澡堂,琳琅满目的供销社、商店,干净的旅社。特别是澡堂,当时方圆几十里的人也要隔三差五的来王家庄洗澡。以及后来八九十年代的发廊、饭店、娱乐场所、宾馆。更是将王家庄推到了极盛。

 

白天晚上都有人在地上工厂、地下矿井工作,街头不论多晚,都会走过三三两两带着安全帽的疲惫的矿工。装着铁矿的火车冒着白烟,一声汽笛从村后哐当哐当的跑过,走远。铁罐车一节一节从黑黢黢的矿洞里拖出金子一样清灰色的矿石。破碎机、老式的铁磙磨机、选矿的磁选机到处都是,轰隆隆作响,拉矿的驴车、牛车、拖拉机、卡车山上山下来回狂奔。机修车间、加工车间,叮当作响,昼夜通明。

 

高档饭店里山珍海味,美酒佳肴,老板们肚大肠肥,喝的红头涨脸,东倒西歪。

小饭馆里凉碟小菜,烈酒下肚,抹鼻子戆脸的安全帽弟兄,酒令嚎的山响。歌厅里灯光闪烁,音乐劲道,妹子涂粉抹脂,笑声滴滴。舞台上刀光剑影、生死离别,而舞台下双眼发呆,大嘴张开,如痴如醉。

 

凭借胆大,有的人因开矿一夜暴富,出手阔绰,挥金如土。也有的运气不好,一夜输得内裤不剩。大打出手,头破血流的,因了这王家沟的石头;磕头求神、算卦祷告的,也因了这王家沟的石头。这山底下埋着的东西,谁又能有火眼金睛?成也一条矿洞,败也一条矿洞。而怀揣发财好梦的穷人富人,依然蜂拥而来……

好似山村王家沟就是淘金宝地,发财圣地,所有的石头就是能花的金子;

 

好似王家沟遍地宝贝,钱如树叶!

王家沟从此鱼龙混杂,外号“小香港”。

(二) 成也矿石,败也矿石

 

新中国刚刚解放之初,外国敌对势力对新成立的共和国采取全面围堵,甚至叫嚣战争!钢铁,由于百年战争,这一关乎国防建设和国家安全的物资,特别紧缺。随即,在党中央号召下,全国发起了大办钢铁运动。由于地处深山的王家沟被勘探出优质铁矿,所以1958年,安钢开始在这里进行大规模的开采,并一直持续了四十多年。

从最初的纯人工开采,到机械化开采,从最初的地表露天开采,到钻洞地下开采,王家沟附近的山头被凿出了无数矿洞,采出的铁矿石无计其数,支撑了安钢、林钢等附近钢厂最辉煌的时代。

 

也无怪山村王家沟,这优质的铁矿品位、品质,国内除东北本溪外就数这儿的好。低硫低磷、低钛、高硅,炼出的生铁在铸造上绝对抢手,属于稀缺货,很多厂家都是提着钱,投后门排队购买。生铁号称“小人参铁”。

亿万年沉寂的山村随它脚下的矿石而火热沸腾,又随矿石的枯竭而繁华落尽。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村子附近山体大的矿体逐渐采完,仅剩零星的矿体还在支撑着王家沟的繁华,但不久,随着国家对矿山的严格管理和对环境的重视,王家沟彻底迎来了他的没落。

赚得盆满钵满的人走了,大批戴安全帽的人走了,唱歌跳舞的人走了,做生意的人也消失了。宿舍食堂安静下来,舞台上下,放映楼也闲了。村民似乎还没有从热闹中回过神来,一刹那间,王家沟便整个冷了下来。

(三) 另一种辉煌,典型的旧工业遗址公园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王家沟经过了数百年的沉寂、四十多年的火热喧闹,又经过了近二十年的落寞、回归,如今进入今天,可能又要迎来另一种属于他的独特辉煌。

无数废弃的矿洞幽深黑暗,冷风涌出。四周山沟静谧,野草又抢回了属于它的地盘。一座座荒芜的建筑,还在诉说着当年的繁华。

 

宿舍长长的楼道似乎还在回响着安全帽们杂乱匆忙的脚步,舞台上下似乎还在无休止的上映酸甜苦辣。

食堂叮叮当当嘈杂的打饭、吃饭声,大澡堂蒸腾的热气,无不勾起那个特殊的年代里特殊的记忆。

拉响汽笛的小火车似乎还在长长的铁轨上欢快的飞奔;办公大楼里,中山装和西装正在激烈交锋。

供销社、图书室,学校、窑洞,理发店……那些转动的磨盘,如今用手抚摸,似乎都还有余温。

 

点点滴滴都是激情燃烧的岁月,滴滴点点又都是挥不掉的乡愁。

如今,这些记录了时代符号的旧工业建筑群,就像故乡的老屋,就像王家沟村西那棵古老的柏树,见证了几代人的辉煌、汗水和辛酸,也见证了它的繁华和谢幕。这些沉默的建筑,是一把心头火红的烙铁,还在深深的撩拨起回忆的酸甜和痛痒。

 

王家沟,一个典型的旧工业遗址公园,用不了多久,就会走进你乡愁渴望的视野。我想,这一定也是王家沟即将上演的的另一种辉煌。

2017.2.26参观王家沟铁矿工业遗址,夜于方舟花艺

【作者简介】流水方舟实名刘俊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著有心灵诗集《趺坐的人》等。


  • 热点新闻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