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人文林州 » 林州名人 » 正文

国防部长亲手颁发少尉的林州退伍军人,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原创」  发布日期:2017-02-28 16:58:37   作者:郭茉莉   我有话说

1948年,金秋十月的太行山正是红叶烂漫的季节,河南林州任村盘阳上山,二十岁的小伙子卢茂秀和十八个同伴怀揣着保家卫国的壮志参军入伍了,在林县现在的东、西街集合进行了分配。当时安阳还没有解放,战争还在继续,热血青年们立志报效国家,那次林州参军入伍的士兵多达一个团的规模,分配后卢茂秀他们各自跟随部队开赴前线,前方等待他们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生存和死亡的抉择……

少年壮志,铁血柔情

现在已九十高龄的卢茂秀老前辈回忆起参军时的义无反顾仍然激动无比,单手一挥:“参军从没有后悔过”。我问老前辈第一次上到战场你怕吗?老前辈微微沉思了一下慢慢说到,“怕呀,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怕有什么用,敌人也不会因为你害怕就不打你,战友们奋力杀敌,鲜血飞溅,都是轻伤不下火线,缺胳膊少腿的惨不忍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了,你都急红眼了,仇恨战胜了恐惧,恨不得一枪一个把他们全杀光。”。多么朴实无华的语言,没有更多的理由,要问世上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宝贵?那就是军人的使命比自己的生命更宝贵,为了革命事业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这就是咱最可爱的人,最值得尊敬的战士们。

忆往昔峥嵘岁月,为革命无怨无悔

卢茂秀老前辈出生于1927年12月,1948年十月入伍,当时分配到隶属于刘邓大军的二野 40师120团9连,当时卢茂秀跟随部队一路南下,边打边前进,1949年4月从安徽安庆度过长江,4月中旬在放鸡岭摧毁敌六师阵地后,于24日进入广东阳江城。师部在阳江召开庆功会,卢茂秀因为作战勇敢在这次会议上被批准火线入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不料会议期间被叛徒出卖告密,遭到飞机轰炸袭击,我军死伤惨重,盘阳同伴卢伏云、卢二毛在这次袭击中负伤。

卢茂秀老前辈说道,成为党员的那刻起,就时时刻刻牢记忠于党,忠于人民,不怕牺牲,甘愿为了解放全中国抛头颅洒热血。当时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参与剿灭土匪和铲除国民党残余势力的斗争。土匪猖獗,国民党特务、间谍顽固抵抗,战争形势依然非常严峻。在1949年10月中旬在广西柳州曾围追堵截国民党将领白崇禧,结果差几分钟,让白崇禧仓皇登机逃亡台湾了,1949年11月已经前进到云南保山军分区,当时118团、119团,120团都参与了剿匪战役。

卢茂秀说道:战争就是意味着牺牲,有胜利也有失败,1951年5月119团、129团进入云南耿马蛮大寨,对李弥残部进行追剿,在这次战役中,盘阳战友119团排长卢竹宝带领的一个排被多于自己几倍的敌人包抄,在蚂蚁堆村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结果一个排的战士全部牺牲,卢竹宝负重伤。战争的残酷无情让老前辈回忆起来依然沉痛哀伤,他大大小小参与了数十次的战斗,规模虽说都不是太大,但激烈残酷、生死考验就在身边,他也在一次次的枪林弹雨中慢慢成长,有最初的战战兢兢、害怕恐惧到后来的奋不顾身、浴血奋战,直至磨练成为中国伟大军人的一员。

最让老前辈记忆深刻的是1950年五月的一次大规模的剿匪战役,土匪老巢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当时做为小炮班班长的卢茂秀带领战士发起了一次次的进攻,结果对方火力威猛,又一次次被迫撤退回来,战斗非常激烈,四周尘土飞杨,战士们嘴里耳朵里都是扬起的泥土,有好几个战士都负伤了,怎么办?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身旁的战士一个个的倒下,必须攻下碉堡,一位机枪班长主动要求去执行任务,刚艰难的冲到半山坡却被土匪发现了,一梭子弹击中了腹部,看着熟悉的战友咕咕冒出的鲜血印红了身边的土地,卢茂秀一看“不行,我得去把战友抢救回来”,随即带着几个战士抬着担架往山坡上匍匐前进,子弹在头顶呼啸飞过,带起的风声在耳边嗡嗡作响,一颗炸弹在身旁不远处轰然爆炸,他一边抖落身边炮弹炸起的泥土,忽然发现身边的一位战士中弹了,鲜红滚烫的鲜血溅了他一脸,卢茂秀气的把帽子一摔就站了起来,瞄准碉堡机枪眼就扔进去一个炮弹,敌人威猛的火力一下子哑了,趁着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战友们发起了猛烈进攻,拿下了土匪老巢,他们也奋力把两位战友用担架抬了回来,及时送往了战地医院,战友们因为救护及时留住了宝贵的生命。

老前辈诉说时微微泛红的眼睛仿佛穿透了层层岁月迷雾,说到动情处几度哽咽,不能自已,久久陷入沉默。随着老大爷缓慢沉痛的讲诉,也带领着我们走入了血雨腥风的战场,我脑海里浮现出只有电影里才能看到的画面,或许是老大爷讲述时低沉的语气和颤抖的声音,让我感觉到一股带着凛冽战意和凌然正气的血腥之味扑面而来。

老前辈1950年在部队担任过小炮班班长,由于思想觉悟高表现突出,后来又调到连队保障部当事务长,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军饷,物资补给,武器弹药的分配,每次都是用几十辆牲口拉大洋、纸币,个别同志抵不住诱惑忘记了自己的本性,被革职退伍,卢茂秀却时刻牢记自己的党员职责,对工作严谨认真,不贪不占,在三反五反时审查、清查中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历经一次次腥风血雨的磨练,一次次生死存亡的考验,于1955年9月10日被授予少尉军衔。说到此,老前辈拿出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两张证书让我们看,这可不是两张普普通通的证书,这是用生命换来的,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老人家的生命写成的,所以捧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小心翼翼的铺平仔细看了看,证书早已在岁月里发黄,但字迹清清楚楚,卢茂秀三个字仿佛闪闪发光,两张都是1956年3月15日签发的,一张是国防部长1955年9月10日签发的批准卢茂秀晋升少尉军衔的证明;一张是写着确定卢茂秀编入军官预备役的临时兵役证。

卢茂秀声音哽咽着说,由于当时在云南交通不便、战争频发,两年都没有给家报过平安,年迈的父母都以为自己已经牺牲了,直到后来部队给家属发放军饷才知道自己还活着,让父母伤心欲绝是自己最大的不孝,这位在战争中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退伍老兵,回忆起这段往事却泣不成声,我们感觉到了老前辈无与伦比的痛苦和无奈。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中国有多少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何尝不知道儿子走的是什么路,可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么走,新中国的红旗为什么这么红?那是战士们的血染红的,是我们最可爱的人用生命换回来了的,是千千万万个卢茂秀前仆后继争出来的。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都会疼都会流血,为什么他们却无视疼痛无视生命,舍小家顾大家?因为他们心里装着中国的老百姓,牺牲我一个,救活全中国,这就是爱,是大爱,是伟大而无私的大爱。

苦尽甘来,知足常乐,耄耋老人直抒胸怀

1956年3月15日,卢茂秀转业回到了故乡,成了林州粮食局直属库的保管员,他工作认真,勤奋踏实,对自己的职责尽心尽责,60年正是国家的困难时期,他当保管员管理着粮食、粮票,从没有因为家里孩子多,吃不饱穿不暖贪过一分钱一两票,他说:“国家信得过你,让你保管了,你就不能拿,你得对得起国家,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看看卢茂秀老前辈,他们面对金钱岿然不动,保持着共产党人的高尚品德,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再想想现在的有些领导干部,在诱惑面前没有把握住自己,在金钱面前没有坚定的毅力,走向了罪恶的深渊。

让卢茂秀没有料到的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却遭受到迫害,被不明不白的下放到姚村小柳滩的原种场(林县农场)接受劳动改造,虽然1976年平反,但工作还是在林县农场,他无怨无悔做着组织分给他的工作,兢兢业业直至退休,退休后就回到老家任村盘阳直至现在。

我们了解到,当时盘阳是参军入伍的模范村,在1943年至49年期间,共有二十位战士牺牲,这是什么概念?这是战争九死一生的残酷无情!这些烈士虽死犹生,他们为了新中国付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我们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会一直活在我们的心中。

老人无疑是坚强的、伟大的,有着钢铁一样的意志和无私精神,没有把曾经的委屈不公挂在嘴边,只有知足的心态,他说自己是最幸运的一个,战争不仅没有夺取他的生命,他在部队还娶回云南曲靖的一位姑娘,是新中国让他有家有室,老有所依,他感恩党、感谢政府。我们开玩笑说,“部队还让你娶媳妇呀?”,老人家一下子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最后才解释说:“当时已经是新中国,部队有规定,到一定职务和时间就能娶妻,因为老伴家人被日本杀害,就剩下她一个人,当时在县长家里做饭,后经县长介绍两人于1956年结婚,同年一起回到了林州”。

已经耄耋之年的卢茂秀老人家有五个姑娘一个儿子,儿孙满堂,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儿子在市里工作,他们觉得身体都健康,还能照顾好自己,又舍不得离开故土,所以现在家里只有老两口,老人家现在没有其他爱好,就喜欢看书,订阅了《老兵新传》,《老年文学》等杂志,因为腿脚不利索就很少出去,每天读几页杂志报纸,了解一下国家新闻和各地风土人情,成了晚年生活的一部分,老人家很满足自己现在的生活,精气神儿十足,说起现在的幸福时光,脸上沟沟壑壑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花。

老人家不讲究得失,只希望孩子们工作好身体好就行了。问他对现在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老人家却对我们说:“我现在已经九十了,有吃有喝,儿女孝顺,什么都不在乎,比起牺牲的战友我赚了几十年,我还在乎什么呀!”。你听,这就是为中国流过血拼过命的军人,他们的伟大他们的可爱不仅仅表现在战场上,已经渗透在了骨子里,对国家对人民他们不仅没有索取,却声声感恩本应该拥有的生活,你敢说这不是咱中国最可爱的人吗?卢茂秀老前辈在差不多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里、用行动诉说了生命的意义,时刻保持着纯洁伟大的共产党人精神,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巍巍曾说过:战士是最可爱的人,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我们向最可爱的军人致敬!

作者:郭茉莉,林州农信人,爱林州网签约作者之一。

  • 热点新闻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