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人文林州 » 林州文化 » 正文

传奇龙凤山(上)

  发布日期:2016-12-22 10:15:36   作者:郭宝军   我有话说

滔滔黄河,九百九十九个弯;巍巍太行,九百九十九座山。弯弯都是故事库,山山都把神话传。林虑峰下藏悲剧,登龙宝塔压屈怨。人人都说神仙好,谁知天也把错犯。海墨桑毫地作锦,千古传奇龙凤山。

话说,黄河北岸,太行山东麓,有座隆虑山(又名林虑山)。山上树高林密、峰峦叠翠、悬崖峭壁、花径幽道。飞来石独立山顶,横空出世;猪叫石卧道涧边,脚踏猪鸣。更有那:陆月天,冰冰背上冰冰片;寒冬腊月,桃花沟里桃花艳。泉水潺潺,黄华流水颠倒颠;岩洞幽幽,烟雾弥漫洞藏仙。春风微微,拂开满山野花秀;秋风飒飒,吹落遍地金黄叶。还有那:络丝潭,水如蜜甜;冰淩洞,冰凉暑散。枝头上,小鸟儿亮喉争唱;溪水边,金丝猴戏跳耍玩。啊!好山,有诗为证:

世外桃源隆虑山,莺歌燕舞兽儿喧。

奇石异景神仙醉,香草鲜花羞地天。

却说,这山上有一只凤凰。饿了吃一株悬崖峭壁上的灵芝草,渴了,喝一口落丝潭里的水。不饿也不渴,站在山头上,亮开它那动听的嗓门唱一支歌。真是一鸟压倒百鸟音,喜得那些鸟儿们、兽儿们,手舞足蹈,唧唧喳喳嚷着:“凤姐,再来一支。凤姐,再来一支。”婉转优美的歌响彻云天。

唱罢也喊:“姊妹们,都来唱,都来唱。”于是,百鸟朝凤腾空起,三山五岳涛声鸣。兔儿跳起了舞,松鼠儿树枝上来回窜,猴儿藤上打秋千。唱得那彩云停了步,唱得那风儿来和弦。四海五湖怔耳听,瀑布咚咚把鼓喧。和和睦睦一家子,快快乐乐尽兴玩。比翼蓝天追逐嬉,采茶摘果舞林间。

不知有多少年,也不知有多少个春夏秋寒。这只凤凰在隆虑山的峰林间夜以继日坚持修炼。忽一日,劳累过度身体不适,恍惚间撞向悬崖,两翅受伤跌落沟底,伤口疼痛哀鸣不止。这时只见一男一女两位采药老人,顺着凤凰哀鸣声奔来。他们救起凤凰带回家中,清理了伤口,敷上草药,进行了包扎,然后日夜精心喂养。待伤好后老两口又恋恋不舍地把凤凰送进了深山。临别时凤凰依依不舍,暗下决心定要投胎做老人的女儿报答救伤之恩。

这对老夫妇住在隆虑山下一处茅舍,以采药行医为生。回家后天天闷闷不乐,一是凤凰走后家中寂寞,二是已过五旬还未生儿育女。这天吃过晚饭,老两口烦躁无语早早相拥而卧,慢慢潜入梦乡。老妇人想念着那只凤凰,思绪飞向了深山老林。一边飞一边喊:“凤凰闺女——凤凰闺女——”看见了,看见了。凤凰也朝她飞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张开双臂,它猛地扑进了她的怀中。她紧紧地把它抱住,越抱越紧,越抱越紧......抱着抱着感觉什么也没有了,一睁眼,却是南柯一梦,倒也兴奋得睡不着,跟老伴唠叨到天明。起床后忽然发觉有孕在身,老两口高兴啊,脸上绽开了笑花,倍感有精神。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了个姑娘,起名叫凤仙。老两口倍加呵护,转眼间小凤仙出落得亭亭玉立、眉清目秀。粉红色的脸蛋像桃花沟里盛开的桃花;秀秀的黑发,被风一吹在肩上飘洒;彩色的连衣裙,五光十色耀眼闪光。嘿、楚楚动人一朵花,亭亭玉立凤凰娃。天宫仙女难比拟,月中嫦娥也羞答。

小凤仙从小跟随父母上山采药,下山行医,学得一手绝技,且心地善良。父母去世后,继承遗志采药行医,并经常为穷苦百姓解忧济难。百姓们亲切地称她“凤凰仙子。”

凤凰仙子闲暇之余,与百姓们一道栽种五谷杂粮,一块饲养鸡鸭牛羊。一经她手,这谷子竟长出五个金黄金黄的大穗;小麦长出五个橙黄橙黄的麦穗;玉米长出五个晶黄晶黄的大棒子;大豆杏黄杏黄,串串如鞭、粒粒饱满;鸡鸭成群、牛羊满圈。百姓们安居乐业、喜开笑颜。他们知道,这都是凤凰仙子与他们一同劳作的结果,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来之不易,依然是节俭节省,勤勤劳劳度时光。可有个别富户,贪图富贵、尽情享受、吃喝玩乐、肆意浪费,给隆虑山区带来了一场莫大的灾难。

一天,隆虑山下来了一位要饭老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左手拿一个破瓷碗,右手执根打狗棍。你道此人是谁,原来是太白金星下凡,调查民情,路过此地。正值中午时分,肚中饥饿,就想讨碗饭吃。于是走进了村口一富户人家。

他一进门,进入眼帘的是,一排八间正屋青石板房,四间东屋厨房。袅袅炊烟从厨房冒出,喷喷香气扑鼻而来。院内一个未满周岁的小孩,坐在一张大饼上玩耍。一只小花狗汪、汪、汪地叫着跑过来。

从厨房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太白金星上前做了个揖,喊了声大嫂说:“给碗饭吃吧?”

这女人一看是个脏兮兮的要饭老头,脸一沉骂骂咧咧地说:“快走,快走,没饭给你吃,别脏了我家宅子。”愣是把他赶了出来。

这太白金星气啊,气得脸都发紫了。明明小孩都坐在饼上玩,硬说没啥吃。他也不再上别家去,一溜烟跑到庄稼地,把五谷上的穗都掐掉了。刚要掐最后一穗,那只小花狗跑过来喊:“老爷爷,给我留一穗。”

太白金星看了看小花狗,觉得小狗没有错,于是就留下一穗说:“小狗啊,你要是让人吃了,你可就吃不上了。”小花狗说:“人要是吃了,我就吃屎。”所以现在五谷上只长一个穗,这一穗也被人霸占了,狗不敢跟主人争食,只好吃屎。

太白金星掐罢穗,一甩袖子上天去了。见了玉皇大帝,把此事一说,还岔岔有气。

玉皇大帝听了,勃然大怒,立即降旨:隆虑山大涝三年,大旱三年

太白金星从来办事谨慎,一丝不苟,这次片面调查,一气之下犯了个大错误,苦了一方老百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简介】郭宝军,林州市人,林州市诗词协会会员,林州市作协会员,商丘市睢阳区作协会员。作品多次在报刊、网络平台发表。2013年《七律●咏孝心》荣获快乐老人报全国“孝心中国”诗词大赛优秀作品;2014年《满江红●长城放歌》荣获商丘市睢阳区“首届文明睢阳杯”文学大赛优秀奖。现居商丘市睢阳区博远名苑小区。

  • 热点新闻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