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人文林州 » 正文

走进林州柏尖沟:百姓“水”梦终成真

  发布日期:2013-10-31 11:44:36   来源:安阳新闻网   作者:高安宁 尚丽娟   我有话说

  林州市柏尖沟村原党支部书记许东仓是睁着眼睛离世的。他死不瞑目,不是因为只活了59岁,也不是因为心肌梗死使他走得太突然,而是他还眷念着柏尖沟的百姓,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没有让乡亲们吃上自来水,没有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曾经,许东仓也不甘心吃屋檐水,他带领群众打旱井、建水窖,并在柏尖沟打了第一眼机井,梦想着和城里人一样吃自来水。然而,他未能如愿就走了。如今,许俊生和新一届村“两委”继承许东仓未竟事业,发扬艰苦创业的红旗渠精神,又二打机井、三打机井……

巍巍高耸的柏尖山铭记着——

2012年8月26日,距柏尖沟村村委会500米处的池坡村,柏尖沟村的第三眼井打至451.12米时,千古未有的地下水喷涌而出。

“出水了!出水了……” 柏尖沟沸腾了。分散在九垴十八沟的男女老少纷纷从各个自然村赶来,他们要亲眼见证——柏尖沟真的打出了地下水!

 鞭炮阵阵,欢笑声声,大家情不自禁地跪在井前叩拜。居住在柏尖沟的1000多口村民,祖祖辈辈盼水、找水,而今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然而,角落里,却有个人落泪了……

一纸“沉甸甸”的欠款单

在柏尖沟村村委会,从老会计郭志明手上接过柏尖沟账目的新任会计郭有吉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欠款单,上面列着一串村“两委”干部的名字和借款数额等内容。我们接过欠款单,看到上面写着:经村“两委”研究决定,柏尖沟打机井筹借资金,借许俊生5000元,借王建才5000元,借许变芹3000元,借郭有吉3000元……

 这是一张没有还款期限的欠款单。

为了打井找水,许俊生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有人觉得,肯定是被钱‘淹’了心,俊生才舍得从安阳回来,我们才愿意跟着他干。”柏尖沟村原妇女主任、现在的新班子支委许变芹说,“俺整天在村委会忙,没时间照顾孙子,儿媳妇发来短信说:‘我用不起你们,千万不能让我们影响了你们挣大钱……我就当没有你们,你们就当没这个家。’”提起这件事,许变芹低下了头……良久,她抬起头,忍着泪继续说:“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现在俺家二孩子要结婚,村里也没有钱还俺……”

“这个情况我最了解。”老会计郭志明说,“找水,是柏尖沟村1000多口人的梦,打第二眼井时,村里没有启动资金,买养水和车辆烧油的钱都短缺,全靠村“两委”成员自己垫,可他们一年才挣几千元钱,拿出来的钱都是自家的积蓄。”

欠款单中有一笔最大的5万元欠款,是村里向柏尖山风景区管理处借的。“这事要感谢原康镇原副镇长吴德庆,要不是他陪我和俊生一起去借,我们根本借不到钱。”村党支部副书记王建才感慨地说,“知道村里没钱,山上本来不愿意借,怕还不上。后来副镇长吴德庆为我们担保,他们还犹豫,最后非要俊生和我以个人名义打欠条,每人两万五才借。那天,吴镇长陪着我们到镇上的信用社取到钱才离开。”

除了欠款单上村干部的名字,还有欠普通群众的。尤家村的尤东平听说村里要打井,主动找到许俊生,说:“村里打井缺钱的话,俺那儿还有两万元钱,本来是给孩子上学的,现在不急,村里先用吧。”在村委会办公室,尤东平从身上掏出两沓百元现钞,“这是俺刚从银行取的,你们点点。”许俊生接过还带着尤东平体温的钱,嘴巴张了张想说句感谢的话,但觉得太单薄话没出口。当即,许俊生让会计给尤东平打了两万元的欠条。

另外,还有一笔是欠款单上没有列出的账,但它是记在许俊生和柏尖沟群众心里的账。小窑沟村59岁的肖来法早年离家到鹤壁发展,可他也眷念着家乡,每年都要回来看看家乡的变化。2012年村里打井时,肖来法非常支持,主动要捐1万元钱,但因为忙,一直没兑现。2012年8月8日,肖来法给许俊生打电话:“井打得咋样了?这可是咱全村人的愿望,也是老许的愿望,说啥也要把这事办好。我来林州市办事,把钱给你送过去。”当天,肖来法兑现了他的承诺。许俊生怀揣着这1万元钱,第二天便还了引水的债。

为引养水没少费周折

打井首先要解决引水问题。2010年6月,许俊生和村“两委”成员在尤家村打了第二眼井。为了给钻井供养水,村里先是到离村3里多地的南沟村买水,后又到更远一点的南觅村买水,再后来跑到离村十几里地的岸下村买水。

“一方水10元钱,一车只能拉8方,一天就要用300方,光打井买水就花了十几万元。咱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能打出水,也值,可没想到,这眼井不争气,一滴水也没有。”郭有吉说。很快,这个消息传遍了柏尖沟,人们议论纷纷。“当年俺爹打井没出水,三天没出门,嫌丢人。没想到,这回轮到自己了,俺当时压力大得喘不过气。”许俊生说。

 吸取了上次的打井教训,2012年打第三眼井时,村“两委”决定从重兴店水库引水。20世纪90年代,镇里修引水工程,从重兴店经小口村到柏尖沟铺设了10公里长的引水管道,所以,按理说,这次引养水不难。但因管道年久失修,不知能不能用。许俊生带着郭天吉、侯发仓等人上山检查管道时发现,从重兴店水库到口上村压力池之间的一段足有十几米长的管道被盗。许俊生赶紧联系人购买管道,雇了两名专业人员干了两天才接好。

离开钻打井的日子还有4天,可从重兴店引到柏尖沟蓄水池的水却没多少,许俊生和郭天吉、郭成伏赶紧排查。“以前铺设的管道都是埋在坡地里,很难发现哪一段出了问题。”许俊生说。忙了大半天,他们才发现从口上村压力池到柏尖沟蓄水池之间的200多米长的管道上有3个窟窿。7月21日,天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钻井队在池坡村打井的设备已经安装完毕,可养水还不够。“不能等了,下雨也得去,补不好那3个窟窿,耽误了全村打井可咋办!”许俊生和郭天吉、郭成伏穿着雨衣爬上山坡,找到漏水的地方,刨出管道,用工具在漏水的窟窿上拧上活接口。天越来越黑,雨点开始落下,三个人加紧干。修到第二个窟窿时,雨下大了,坡地上的泥水顺着他们的裤管往下流,满脸的雨水遮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只能用手摸着干,下了1个小时的雨修了1个小时的管道,雨停了管道才修好,三个人都成了泥人。

为打井他流过三次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不是俊生的车吗?人呢?”2010年,在尤家村打井场地不远处,侯保金边说边走过去,隔着车窗玻璃看见许俊生趴在方向盘上,侯保金敲了敲玻璃,许俊生抬头赶紧擦了把脸,可抹不尽的眼泪哄不了人。“大家都在找你呢,你咋钻在车里。”许俊生摇下玻璃,像是自言自语:“哎,没钱了,连拉养水的运费和加油钱都没了。”说完,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搓搓脸,挤出一丝疲惫的笑容说,“没事,俺现在就去处理。”第二天,许俊生到加油站赊了汽油,打了运费的欠条,哄着拉养水的工人继续干,这才保证了机井的正常运转。

2012年,许俊生要打第三口井的消息不胫而走。有人劝他:“老辈人和专家都说这里没水,你爹打了一眼井没水,你也打了一眼井还是没水,再冒这个险干啥!”许俊生的母亲也跟着愁,她说:“谁家的父母不盼着孩子在身边,可俺总有点后悔,该不该叫他回来,继续留在柏尖沟。”

 这一年7月24日,顶着各方压力,柏尖沟打第三眼井的工程正式启动。从那时起,许俊生晚上12时前从没合过眼,几乎天天守在机井旁。一天凌晨两点,在打井队西面,隐约可见有一个人站着,“谁,深更半夜不回家睡觉?”施工队的人打着手电筒一看,却看到了满脸泪水的村党支部书记许俊生……是啊,白天他忙得顾不上想,只有在夜深人静时,这个血性男儿才能释放心中的压力和委屈。

“这第三眼井要是还像上次打不出水,咋办?”村民侯章吉心直口快地问。许俊生面色凝重地回答:“这次再打不出水,俺就辞职,俺会想尽办法弥补大家的损失。”

苍天有眼,第三眼井终于出水了。拿着饮料瓶子走到机井前的许俊生,喝下了这第一口从451.12米深处掘出的还稍显浑浊的地下水。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乡亲们欢庆起来,许俊生却悄悄地退出人群,他流泪了,但这满眼满脸的泪水与前两次不同,这次,他的心是甜的。

“我们都盼着赶紧吃上地下水”

走过了柏尖沟的山山岭岭、沟沟坡坡,在南阴村、尤家村、池坡村,听完了乡亲们津津乐道的“三打机井”的故事,我们还听到了一种期盼。

“听说你们是市里来的记者,能不能给你们提个要求?希望你们帮我们多宣传宣传,解决一下俺山里群众吃水的问题!俺村好不容易打出了水,可没有配套资金,我们是看着地下水不能吃,我们急,许支书更急啊!”我们准备离开池坡村时,村民郭青吉拦住我们十分恳切地说。

 同行的许俊生、王建才告诉我们,下一步的配套资金项目已经在招标中,公示后就能启动。不过这仅仅是对机井旁的设施进行完善,要是想把水通到各家各户,工程量还很大,工程建设任务还非常艰巨。等到我们要走时,郭青吉再次叮嘱我们:“记者同志,你们千万要把我们的困难向上面反映反映,这可是俺全村1000多口人盼了几辈子的事啊,你们可别忘了报道啊!”

可以欣慰地告诉大家,就在记者发此稿前,林州市市长王军已经知道了柏尖沟的情况,他当即表示:“我们一定要让柏尖沟的群众早日吃上地下水!”

  • 热点信息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