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大美林州 » 正文

有一种风景, 叫落雪的林州

  发布日期:2016-12-06 20:59:50   来源:安阳晚报   作者:张国声   我有话说

□张国声(林州市)

林州,南太行掩映的一颗明珠,她有无与伦比的惊世美景,多少驴友、摄友趋之若鹜视之为天堂。春,山花烂漫,夏,绿树成荫,秋,万紫千红,冬,特别是落雪的冬天,林州仿佛是北欧的童话世界。下雪的时候,你不来林州,或者你足不出户,你便不知道山城有多美。只有身临其境,你才知道,有一种别样的风景,叫落雪的林州。以前拍的那些花花草草啊,松鼠小鸟啊,原本只是小菜一碟儿。

在林州,有一种期待,叫初雪降临。11月21日晚,林州初雪,一夜的小雪花烘托出次日的小雪节气。早晨开门,大地洁净素雅,让人惊喜无比。雪花原本也是踏着节气的拍子翩然而至啊。感谢老天爷,这样冷的节气,让人心里热乎乎的!

在林州,有一种风景,叫雪落太行。雪,落在树枝头,有古诗的意境。雪,落在公园里,有小品的味道。雪,落在大山中,便是银装素裹,便是天上人间,便是大气磅礴!在大峡谷,在滑翔基地,在黄华飞雪亭,寒风积雪挡不住游人的脚步,这是冰雪世界的美丽妆容。在天平山小西天,我在雪地里见到了一位奇人李庄主在拍摄雪景,一年四季住在山顶,痴迷于摄影,不懂拍摄技巧和后期制作,随手拍的风光作品居然屡屡在国内、省内获奖。真实自然的美景,原本是不需要任何的修饰啊。

在林州,有一种浪漫叫渠岸踏雪。林州下雪的冬天,大地一片苍茫,如同妙龄少女换上了臃肿的羽绒服。然而有一个地方,层次分明,风情万种,那就是红旗渠观光大道。蜿蜒的渠线,宛若女人的美丽线条,曼妙无穷。独自行走,或者和心爱的人一起踏雪,脚下是咯吱咯吱踩雪的声音,身旁的小树偶尔抖落一身的厚雪,渠水冒着热气静静流淌。渠岸踏雪,热了身,赏了景,暖了心,还预防感冒,多好!

在林州,有一种爱情叫风花雪月。宋朝时有个大儒,说了这样一段话:“生死都是小事,我从未放在心上,就像四季的春风、夏雨、秋月、冬雪一样,都是过眼烟云”。慢慢地,不知怎么回事,这风花雪月便演变成了爱情的代名词。关键是,这位大儒不是别人,是我们的老乡,城郊邵康庄的邵夫子邵雍,宋代大理学家和大诗人,“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便是夫子的传世名作。借老乡的光,林州的情侣们是何等的幸福啊!

在林州,有一种能量叫顶风冒雪。林州的冬天,大地一片沉寂,但人不会闲着。定好的婚期,风雪只是一个点缀,再大的雪花也干不过热气腾腾的大锅饭。大雪突至,白菜压在了地里,想冻在地里压根儿没门儿。上冻时,得抓紧时间漏粉条,冒雪那都不是事儿。有亲戚朋友来访,下雪天也是个由头,来,喝两杯,唐朝大诗人老白都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换成我,肯定回老白三个字:“能!能!能!”还有,城市的街头,风雪中交警成了雕塑,他们可不是光会贴单子啊。环卫工清理积雪,自己成了雪人。雪夜已深,街道拐角处出摊的小贩,还在精心打理着滚烫的羊肉汤,这些,都是这个山城林州带着能量的符号。

不过,雪太大了也不好玩儿,08年的雪确实大了点,成了灾。再往前推千年,李白原本计划冬游林州,无奈大雪封路,前进不得,发出了“将登太行雪满山”的感慨。欧阳修任滑县知县时,忙里偷闲从滑县前往林州黄华山,途遇暴雪,只得将自己的小毛驴寄存在五龙的一户农家,至今下落不明。林州的太行飞雪,会在多少唐诗宋词中横空飞舞、流芳百世啊。

林州,初雪已至,大幕拉开,太行山惊艳的冬日奇景正式开启。我们时常艳羡春日的山花和秋日的斑斓,却很容易忽略冬日的奇景,这奇景,更多的眷顾那些不辞辛苦的驴友和摄影人。好在,是他们让我们知道,这些隐藏在大山中的旷世奇景。这奇景,属于你,也属于我,属于每一个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人。因为,美从来不拒绝发现的眼睛和探索的脚步。怎么样,如果你心动,咱们就行动,周日哪里去?挺进太行山!

  • 热点新闻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