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今日林州 » 正文

杨贵,我不想让你走(5)

  发布日期:2018-04-15 10:25:32   作者:林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王献青   我有话说
 4月14日,是杨贵老书记逝世的第五天。我们几个和往常一样,守候在老书记的灵前。北京的天气有些晴朗,气温也有些回升。各级领导、社会各界人士依然是络绎不绝的来老书记家中悼念。

一个八十八岁的老太太来了,被三个女儿搀扶着,慢慢的走到灵堂前鞠躬、抽泣,等坐到沙发上老太太才说,她老家是姚村镇坟头村的,她叫王建平,现在常在北京,住国防大学,老书记曾经在她家里住过,听说杨贵老书记去世了,她整夜都没有合眼,女儿劝都劝不住,不来看看老书记她解不开这个心结。

她握着我的手,你们年轻,没有受过我们年代那个苦,你们不知道今天林县的幸福是如何得来的,那时候没水,许多人一年都用不了几桶水,许多人家就因为儿媳妇爱干净,多用了几碗水,就出现了家庭生气婆媳不和,有的儿媳妇跑了都没有回来。老书记是咱们林州的大恩人啊!你们年轻人可不能忘记他!

老太太说,修渠那时候我是妇女队长,大家都听杨书记指挥,我村成立了一支铁姑娘队,孩子才一两岁就离开家去工地,一两年都不回来。我负责看护这一堆孩子,都哭着喊着要妈妈,我去哪里给你们找妈妈,工地上铁姑娘任务重,你们妈妈是妇女,但干的确都是男人的活儿,她们一样挂在悬崖打钎点炮,一样推车挑担搬石头,哪里顾上这些孩子们。她对在场几个自称自己是渠二代,又在北京工作的几个同志说,你们的许多母亲都受过那个罪!你们在北京做官了,成老板了,不要忘了老家,常回家看看,你们千万不要忘了老书记!

临走时她三个女儿搀扶着她,又到老书记灵前鞠了三个躬,大声的哭起来,老书记你是个好人啊!你救了林县人啊!你让林县人有了白面膜吃啊!往门外走还一直哭着,大好人啊!出了门,几个渠二代都和白发苍苍老太太合影留念。

送走老太太没有五分钟,红旗渠义务宣传员,七十二岁的红旗渠管理处退休职工郝顺才,专门从林州赶来悼念老书记。他也是踉踉跄跄的进了门,跪到老书记灵堂前,又是一阵嚎啕大哭,记者鹏勇和冯琛把他拉起来,他坐到了我身边,他了解老书记的故事多,滔滔不绝的对我讲述老书记在林县和他在一起的经历。

他说,我六零年在工地干活,就一个普通民工,后来写了几篇修渠的文章,就和老书记见过一面,阔别二十年后,老书记回到林县,一见面就喊我的名字,当时我像个小孩抱着老书记就哭起来,老书记你总算回来了。那天晚上我们又在剧院看节目演出,演出结束后都知道您在剧院,上千人观众都不走,非要请老书记讲讲话,最后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老书记上了主席台向大家挥手示意。当时人民路周围水泄不通人山人海,把所有公安都出动起来维持秩序。第二天看红旗渠,老书记看到红旗渠末级渠有损坏后,他特别心痛,渠的损坏就是伤害他的心啊,于是欣然写出自由诗词《赠十水言》,他本来计划写批评话语用《争十水言》,考虑阔别二十年第一次回来,就调整了一个字,将斗争的“争”,改为了“赠”,照顾了同志们的情绪。

顺才时而哭泣,时而擦鼻涕,他说,那时候老书记来了,大家都是激动高兴,而今老书记走了,我心里真难受啊!大家都是悲痛哀思!

关键是很快要出版一部老书记过去在基层工作经验的书,书名《杨贵作品选》,人民出版社刚审核过了,合同盖章了,等着老书记签合同。现在我找谁签这个合同啊!说着他又情不自禁的爬到老书记的灵前痛哭起来,杨书记,这本合同您得亲自签啊!我跑跑腿行,这个签字人家只认你啊!您让我咋去出版这个书啊!老书记!杨书记!你看看我,我是顺才!他整个脸上说不清是鼻涕还是泪水,连手背上都是黏黏糊糊丝丝网网,我给他一张餐巾纸,他又坐在沙发上让我看与人民出版社的合同和样书。

我打开样书,翻了几页都是老书记基层工作的经验和方法。其中一个故事深深吸引住了我,那应该是在五十年代,农村构筑了一个社会主义的梦,“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而群众有误解,说,实现“社会主义”就是有了拖拉机。有个大队买了个拖拉机,有一个山里老头在山坡镢地,听说大队买了拖拉机,扔下镢头就跑到山下,问司机,拖拉机能开到山上吗,拖拉机司机说开不到山上,说的老头丧了气,背着手赌气就走,把镢头扔了不去种地了,老头错误认为“社会主义”还远着呢!

不仅如此,老书记了解到了山里出现所有媳妇都往城里跑,一个村里往往有八九个光棍汉找不到媳妇,老书记实施“一件事”工程,每个村做一件事情,让群众看到山区希望,同时充分挖掘山区资源,大干水利工程,1957年国务院召开全国农村工作会议,有十个典型发言,每个人十分钟,而主持会议的人听了老书记讲的很好,会议就安排让老书记放开讲,发言几乎整个一上午,都是杨贵老书记介绍林县经验,朱德委员长高兴的说,我们终于找到了山区发展的路子,周恩来总理又专门安排办公厅的同志整理林县治山治水的经验,于是毛主席也知道了,后来在新乡火车站专门接见杨贵老书记!

原省人大秘书长张启生同志对老书记情谊深厚,他回忆和老书记见过三十余次面,只要来北京开会,他总是过来看看老书记。前段时间还亲自去老书记家乡卫辉罗圈村看了看,老书记出生地那个村很是壮观,他也建议我去看看,探究一下这个小山村怎么会产生如此伟大的人物。如今老书记走了,真是太遗憾了!一直感觉老书记身体还很硬朗,没想到这么快,确实意外,真是太遗憾了!

坐在旁边的三个小红姓氏不同都有相同的名字,尽管他们三个李秦王姓氏不同,但他们都是老书记曾经一起战斗过搭过班子的第二代人,他们都有一颗红心,他们都有共同的红色基因,传承着对党的忠诚,传承者老一代的深厚友谊,传承着做人的优秀品质。

郭大河介绍来介绍去,都是亲如弟兄姐妹,许多我都认识。他们的父辈都为林县人民坐出做过巨大贡献,但从没给组织提过任何额外要求,舔过任何麻烦。看到他们如此亲密,我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老一辈班子多么团结,延续子女们都如此亲密无间,真是家和万事兴!

秦小红谈着谈着就哭了,她母亲每年都要给杨贵老书记邮寄名信片,去年过年时邮寄了几次明信片,老书记都没有收到,老人急了,电话里母亲痛哭流涕的和杨贵老书记通电话,大年三十还惦记着老书记没有收到的明信片而悔恨。后来她给母亲买了4G手机,想让母亲和老书记视频聊天,可偏偏老糊涂的父亲又把手机当废品给扔了,不能让老人们视频交流,老书记就这么快走了,可以想象她心里能有多难受。

各级领导和同志们分别以不同方式悼念,敬献花篮,并对家属表示慰问。

河南方面李柏栓,张大伟,尹晋华,刘满仓,李新民,都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

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王哲。现在中央统战部工作原林州市委常委肖照青,农业农村部处长林州籍王林昌。市委常委、秘书长李希忠,林州国税局局长裴社奇带领班子成员,新华网姚峥,秦纪明代表在海南的林州老乡,林州老乡渠三代代表等亲自前来悼念,敬献花篮。

最让人感动的是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张泽群同志,进门悼念三跪九叩行大礼,痛哭流涕写题词,离开又三跪九叩行大礼,他说,老书记,我不想让你走!我崇拜你!我们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简书留言:悠悠五千年,太行杨贵现。开辟红旗渠,留下是青山。

和老书记说说心里话

我不想让你走

老书记,我不想让你走

山说,来吧你是我的儿子

老书记,我不想让你走

渠说,来吧我一直为你守候

老书记,我不想让你走,

松说,来吧我早己和你根盘结扣

老书记,我不想让你走啊

田说,来吧你的甘霖早己滋润了我的心窝

我哭泣,泪水滴滴

风说,别哭

泪也是水,水贵如油啊

我抬起泪眼仿佛听见你说

想我时望望星空

繁星中我对你远望凝眸

人们都在于不同方式表达对老书记的哀思和深情。治丧委员会领导小组已经确定,4月26日上午九点举行杨贵同志送别仪式。

作者:林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王献青

  • 热点信息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