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今日林州 » 正文

杨贵,我不想让你走(4)

  发布日期:2018-04-14 10:47:43   作者:林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王献青   我有话说
 4月13日,是杨贵老书记逝世的第四天。这几天我一直陪着老书记,我从北京回到了林州,红旗渠研究会要在林州组织一个追思会。

我很奇怪,怎么走进林州,老天的雨哗哗下个不停,难道真的有神灵,难道这些日子就这么巧合,难道老书记在给林州显灵?难道人之所想,真的是天之所应?难道古人说的天地人合一就是指的这样?

当第一天在给老书记家搭灵堂的时候,我给文联翠芳主席打电话,让她和林州几个文人好好琢磨琢磨,给老书记送个挽联,把表达百万林州人民悲伤的心情,用挽联的文化符号来陪陪老书记。翠芳通过微信发过来,“悼杨贵•感天动地 太行山惊泣春雨感天悲 红旗渠长流泪水动地哀”。这究竟是感天动地,还是老书记也哭了。

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坐在七十六岁老母亲身边,握着老母亲那患类风湿关节炎扭曲的麻花手。我说:娘,杨贵不在了!娘哽咽着说:我知道,你多陪陪他吧!不用管娘!我说:明天上午开个追思会!娘说:杨贵走了,怎么感觉就和当年毛主席死的时候一样!娘心里难过。我说:明天我下午就又要回京,去照看一下。娘说:去吧!替娘烧把纸,磕个头,娘这身子去不了!我说:北京不兴烧纸磕头。娘说:那就鞠个躬也行,把心意表达了,你看这天,过去几年春天都不下一场雨,这老天真是显灵了!

我把娘的被子压好,回房间休息。爱人说,看了你这几天写的文章,看一遍,哭一遍。我让爱人早些休息,我还得用手机写些东西,她知道我动感情的时候写东西,拦是拦不住的,所以她也没再去阻拦。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似睡非睡,胡梦颠倒,时而一惊一吓,内心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我用清水摸了一把脸,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敲打着屋顶,敲打着院子。这雨滴似乎像敲打着我的皮肉,也像老书记挨皮鞭一样痛在我的身上,雨水和皮鞭陪伴我不知不觉写完了昨天的文字,也是为了世世代代的奉献者不能再流血,不能再流泪。

我纳闷林州老百姓见了水喜悦的就像顽皮的孩子蹦跳一样,而今天似乎谁也高兴不起来,那怕再是干旱地裂,只要老书记还活着,宁可苦着熬,也不愿下这雨,哭这泪。过去祈雨,今天怕雨。也许是共振原理会使人下雨天更容易落泪伤感,也许是历史的伤痛不愿再提起。

林州的渠水流过来,里面有老书记和前辈们的血和泪,而今天下的雨,难道又是老书记惦记林州人,完成他最后的夙愿?要不就是老天也不想让老书记走!子孙不能忘记,红旗渠里有修渠伤痛的血泪,更痛的是内心深处的伤害,没有意义文斗武斗的历史教训,伤害人害死无数人的无意义的派性斗争。错误遗风、遗训的历史不能重演,积怨不能遗传,每个人内心生态系统需要构建,和谐共生构筑团队命运共同体才是成功和幸福的法宝。

早上狼吞虎咽吃了几口,到了红旗渠纪念馆,门口的人排成了长龙,有打伞的有穿雨衣的,也有穿雨衣又打伞的。滴在地下的水,有时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也弄不清是从雨伞雨衣滴落,还是眼眶面部流下。

老政协主席梁雪山在台前,不时的挤着单眼举着相机像拿着瞄准器一样,不时的按着快门扳机。他也上了年纪,可是像个小伙子一样,跑前跑后。我知道他内心不好受,每次都陪老书记回田间转转,到农家走走,给老书记照照像背背包,从此以后这个相机里不会再有书记的音容笑貌和挺拔的身影,镜头再好也派不上用场了,再也不会有风趣幽默、俗话调侃的场景了。

雪山主席只能把所有悲痛的力量放在布置仪式上。通过红旗渠纪念馆大门,每个人手捧白色鲜花或黄色鲜花,拖着沉重的脚步,向悼念广场挪动。上了几级台阶,谁都会看见偌大的背景版,宏大的通水场面背景布映入眼帘,老书记从容的坐在巨大照片的分水岭上,手中拿着红旗画卷,用读书余光瞅着前来悼念他敬重他的悼念者,似乎在说,我要走了,不要太悲伤,我也得去见我该见的老朋友,吴祖太、李茂德、元金堂……

巨大照片里老书记的脚下,是十几米长五六米宽的黄白鲜花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两侧竖着两个相对较小的视频面板,由于下雨用白塑料包着,透过塑料薄膜隐隐约约看见老书记的照片,那么端庄、肃穆,仿佛老书记独自离开,不忍心再看热爱他的人民。

上千人身穿白色雨衣,伫立在广场,像钉在地面石板上纹丝不动,个个都像捍卫红旗渠精神的忠诚卫士,静静的、静静的目视老书记,任雨滴敲来敲去。整个广场庄严神圣,阵容震撼,场面宏大。像当年通水的大场面一样,全县的老百姓从四面八方赶来纪念,所不同的是那次是欢乐、喜悦,这次是悲伤、哀悼!

王宝玉市长冒着大雨,用最沉重的语言主持会议,八个军人抬着花篮缓缓的放在老书记的脚下,各界代表鞠躬并整理花篮缎带后,王军书记代表全市人民致辞,那悲伤的回忆令人撕心裂肺,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王军书记巍巍站立在雨中,和大家一起追思老书记在林州的点点滴滴,千名群众无不动容落泪。劳模代表、企业代表、农村代表、少先队员代表从各自不同方面追思并发表誓言,大家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老书记遗志,在各自不同岗位努力工作,实现老书记对林州发展的厚望。

上千人依次鞠躬献花,上千人缓缓走进老纪念馆,追思老书记在林州山山水水的照片,而最震撼人心的还是杨贵老书记修建红旗渠的动人场景,仿佛使大家又回到那千军万马憨战太行的宏大场面。

回城的路上,我打开手机,几十万人都在回放现场直播视频,通过留言可以展现未能来现场的市民也一起沉痛悼念敬爱的老书记。我和韩爱民、呼明山同志一起坐高铁赴京,回到老书记家里已经六点多了。

安阳李公乐书记对杨贵老书记的后事非常重视,老书记去世的第一天就委托敬献花篮,今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又专程赶来亲自悼念。

公乐书记在杨贵老书记家追忆老书记来安阳的一幕幕,谈到来红旗渠干部教育学院见杨贵老书记还很硬朗,没想到这么突然就离世,这是安阳的一大损失。对于跨世纪都担任同一职务,都对党和人民的事业那么忠诚,都对安阳跨越发展有共同的理想和愿望,从公乐书记诚恳而低沉的语气中透出他对杨贵老书记的无限崇敬和深深的哀思,临走还握着志勇的手期望他节哀,叮嘱把后事安排好。

新乡市人大郭清春,卫辉市委书记梁常运,卫辉市长范士富也前来悼念。表现了杨贵老书记家乡人民无限的哀思。

送走客人,我们和原林县老县长之子李红一起,追忆起老一代领导杨贵李贵团结共事,工作结下了深厚友谊,现在已经传到了第三代。

明山同志谈到我们需要研究李贵老县长的事迹,红旗渠修建成功的故事背后,有林县两贵人团结协作,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鸳鸯搭档。爱民同志谈到,如果人的一生有这么好的搭档,那真是一生的福气,而这种福气不仅带给老百姓,也带给了家庭,而所有的福气都是内生和谐得来的。

李红同志谈到了他父亲老县长李贵从小是个放羊的,救过八路军,替八路军送过信,当过林南区游击队大队长,还会使用双枪。在东姚当过四区区长,和万达老书记也有深厚的友谊。

杨贵老书记1953年第一次到林县搞调研是李贵接待安排的。报到第一天杨贵老书记睡在杆草地铺上,李贵当时给老书记找了个房间,亲自铺好床,硬是劝说老书记换房间并移到床上休息,自此俩人结下深厚友谊。

1956年李贵担任县长,一直到1976年10月24日去世,几十年任劳任怨,默契的配合为孕育和产生伟大的红旗渠工程奠定了很坚实的组织基础。我们和李红说话的时候,志勇没有多说话,低头不语,我知道志勇熬了几天,所以只是安慰了几句要休息好的话。

回到宾馆,我才知道,俩弟兄同着人对着面无法表达感情,我们走了后,他俩专门找了个房间,抱头痛哭,悲痛欲绝,他们分别给我打电话都是泣不成声。我理解,你们弟兄就大声哭几声吧,合适的地方对着合适的人,大声哭几声是必要的,男人也需要哭泣,只是必须有合适的场合,我们三个在电话里大声的哭着,我也需要大哭几声,我也需要有哭泣的倾诉!

李红说,我们都不想让叔叔走!李红叫杨贵叔叔,原来李贵比杨贵大十几岁,当年的“二鬼”闹太行,后来演变成了“二贵福太行”,这背后会有多少道不完的心酸故事。

我这才理解了,每次杨贵老书记回林州,李红兄弟姐妹都随时跟在老书记后面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服侍,原来革命友谊可以代代相传,老一代的可贵品质处处可见。

我忽然有个强烈的内心冲动,抽时间我要写歌词,题目就是“杨贵,我不想让你走!”这样就可以把男人想大声哭泣的方式表达出来,否则谁看见一个大男人多愁善感不笑话,好男儿有泪不轻弹。然而,哭了,痛了,也需要用音乐去疗伤,用歌曲去抚慰。

作者:林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王献青

  • 热点信息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