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今日林州 » 正文

林州:一位基层民警不远万里的追逃记忆

  发布日期:2017-01-09 17:52:53   来源:林州公安   我有话说
        林州市公安局开展雪豹行动以来,全警动员、齐心协力、千里追凶、攻坚克难,主动打击刑事犯罪,全力整治社会治安。在这次行动中,一位基层民警记录了他12日艰辛追逃路上的点点滴滴。

林州市原康派出所指导员 刘华亮

年终岁尾,正是市局雪豹行动的攻坚冲刺阶段,各兄弟单位的竞赛已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我带领的四人小组踏上了追逃的征程。
 

4:00天上凉都 - 彝人传奇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接过任务的瞬间,我脑海里浮现的是这句诗,我有预感,这次的追逃定会有所斩获。

目的地:贵州六盘水

目标:在逃的诈骗犯罪嫌疑人A和B。

目标现状:不明。

目标近期活动情况:无

初到贵州

贵州给人的印象,离不开一瓶酒,一座城和一棵树,酒自然是国酒茅台,城是红色遵义,树,那就是黄果树瀑布了。贵州自然风光旑丽,境内少数民族众多,独特的山水与浓郁的民族风情交融到一起,便对人有了一种致命的吸引。

当飞临贵州上空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从舷窗看下去,也是黑沉沉一片,从空中俯瞰云贵高原的想法也只能作罢。走出贵阳机场,温润的感觉扑面而来,没有寒冷的干燥,也没有干燥的寒冷,反而如同北方的初春雨后,给人一种惬意的爽畅。

为方便次日的行程,我们从网上预订的酒店离火车站不远。办好入住,向前台问了路,便去附近的小吃街解决晚餐,有些时候,一个地方的味道,往往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这些不起眼的小吃里。但北方人毕竟是北方人,南方的口味也非轻易就能驾驭,一通小吃下来,还是国军要的饺子才让大家有了饱腹的感觉,这时我想起了最后一个馒头的典故,原来吃再多,最后的那个馒头才是最管用的。

回到酒店房间,又拿出案件卷宗,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试图从字里行间找到些蛛丝马迹,但最终仍一无所获。

向窗外望去,贵阳的夜刚刚开始,不远处的南明河静静地流淌,如镜的河面倒映着整个城市的灯火……

天上凉都

在北方,雾霾像被凝固在了空气里,与寒冷如影随形,蓝天白云已是北国冬日里难得的奢侈,更多的时候,太阳像月亮一样苍白无力地在雾霾中若隐若现。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满贵阳这座城市,我惊诧于那片久违的蓝,那是一种沁人心脾,让你多看一眼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蓝。

中午时分,我和同事们踏上了前往六盘水的火车。六盘水到贵阳245公里,没有高铁,只有普通的火车,行程3个多小时。火车如一条巨龙穿行在莽莽苍苍的群山里,车窗外是青山绿水,虽是冬日,却看不到冬的印记,唯见美景处处。不计其数的隧道,手机信号若有若无,有几次都觉得火车都快要停了下来,那是在艰难地爬很陡的坡。

下午三时许,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六盘水。

六盘水位于贵州西部,春秋时期属牂牁古国,战国至西汉时期属夜郎腹地,悠久的历史孕育了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情和民间文化。六盘水气候独特,夏季凉爽宜居,有着“中国凉都”的美誉,这也是中国第一个以气候特征命名的城市。

四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贵州,第一次来到六盘水。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火车站,已是饥肠辘辘,在附近的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我们兵分两路,就去了火车站对面,工作开始。

火车站对面是一处山坡,顺着坡势,上面的建筑杂乱密集,据说A、B二人两年前曾在此开办过一个小旅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两个人是否还在此处继续经营,也是个未知数,我们只有抽丝剥茧,先从外围开始调查。

但我们还是无功而返,他们曾经经营的那个旅馆已不知所踪,正如人间蒸发的A和B。

与本地的同行取得电话联系,与我们工作对接的是钟山分局刑侦的柳队。

柳队名叫柳书文,比我小一岁,负责便衣中队,带着六、七十号的人马,承担着打击街头双抢的职责。

有种缘份叫做一见如故,这十多天里,柳队和六盘水的同行始终给了我们主场的感觉,我们丝毫没有独在异乡的生疏感。

对一座城的印象,很大程度上要缘于那里的人,六盘水的弟兄们给予的热情,让上了岁数的黑旦至今津津乐道。

黑旦今年50岁,也是我们四人追逃小组的成员,局里的同事知道他本名的不多,但黑旦这个小名却叫响了几十年,这次追逃也是他主动请缨。

柳队正在市外进行抓捕,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住宿的酒店,互相加了微信。

零点时分,我看到柳队的朋友圈更新了两张照片,三个犯罪嫌疑人狼狈地蹲着,后面站着的,是圆满完成抓捕的刑警们。

再多的辛劳,在此刻都化作烟消云散,这种感觉作为同行的我感同身受。

初战告捷

也许是自己处女座的性格使然,凡事追求尽善尽美,追求最为完美的结局。准确来说,这是一种近乎偏执的执着。

这种近乎偏执的执着,在柳队身上也有鲜明的存在。在六盘水的日日夜夜,我从内心感动于他和凉都同行对信念的那份笃定和坚韧。

在凉都的十多天里,真正意义上,我们只休息过一天,那时A已经被抓获,B的抓捕进入了瓶颈,我们焦虑、彷徨却又无计可施,惟有等待有关部门的技术支持。

每天回到酒店都是半夜,两地的抓捕小组均已疲惫不堪,还有弟兄们在寒夜里守株待兔。

微信里和柳队沟通着工作,“明天咱不谈工作了吧,我想陪陪儿子”,柳队冒出来一句话,让我愧疚不已。

他说的明天,是星期日。自从我们来到六盘水,他就没再休息过,两个人也颇为投缘,他对工作,也有同样的执着,认准的事情没有结果,总会心有不甘。

A的落网,是我们在柳队办公室的电脑前面耗费了整整一天时间分析了所有相关数据的结果。

涉及工作机密,具体过程不再细述,A的踪迹,从一辆车开始,这辆车,也并不是他的。

而他的近两年的活动情况,数据查询为零。这辆车,有可能是找到他的惟一的突破口。

偌大一个六盘水,从茫茫车海找到这么一辆车,又谈何容易,何况目前这辆车是否在六盘水也是未知。

我们开着车开始大海捞针,在这辆车可能出现的区域,有大街,有小巷。

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是有运气的成份在里面的,捞“针”捞到水钢招待所附近时,我们一眼看到我们苦苦寻觅的那根“针”正静静地停在路边,踏破铁鞋无觅处,一辆白色的起亚K5,牌照我们已烂熟于心。

烂熟于心的,还有A的样子。

半夜的时候,“兔子”终于撞到了“树”上,初战告捷。

A看到我们的时候,第一句话与好多电影里的经典桥断如出一辙:“我知道总会有这一天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终破楼兰

B的落网却颇费了一番周折,回看微信朋友圈,我的动态里也清楚的记录了这次追逃的心路历程。

B没有到案的那些日子里,我们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在等待曙光的日子里,我们走遍了B可能出现的区域,也进行过车辆追踪,但B仍是踪迹全无。

那几天,我们在街上看到长得有些相似的女人便跟上去,知道的是警察办案,不知道的以为不怀好意。

难道就此放弃?我心有不甘。

同样不甘心的,还有柳队,以及抓捕组的弟兄们。

此时已经是出差的第九天,经历了水土不服的上吐下泻,原来的诸多不适也逐渐消失,高强度的连轴运转,也换来了A的落网,对两地弟兄们的这份执着,惟有感动,冠冕堂皇的话不必去讲,不求名利于形,但求无愧于心。

对B的抓捕,已经不容乐观,有迹象显示她可能已经逃出贵州,如果逃出贵州,那么我们在此的一切努力将失去意义。

惟有转变思路,从规劝投案着手。我们见到了B的家人,而后就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事后我们都惊诧于自己那时的口才,柳队开玩笑说他已经非常适合指导员这个角色了。

做思想工作这种事,A到案的时候我们也做过,A被我们教育得涕泪俱下,鼻涕还是黑旦帮擦的。

B是A的妻子,让A亲自交代B的下落,从人性的角度来讲,这是一种艰难的抉择,即便这种抉择确有好处。

A终是没有交代,我们也没再勉强,我们知道这种抉择很难。

B的家人终究是动心了,我们对其直陈利弊。其实,对B来说,投案自首又何尝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追过太多的逃,我们了解他们那种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的苦楚。

两日的等待,B终于来了,一个黑黑瘦瘦的女人,穿着朴素,手里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背上还背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见到她的第一眼,我无法将她与A联系起来。A,她的丈夫,浪迹于花天酒地,周旋于蜂蝶之间。我们替她感到不值,也正是因为A的唆使,使她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但自己酿的酒,再苦也得喝下去,我们只同情他们的两个孩子,当有一天他们得知自己的父母是罪犯,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但愿他们的未来不会因此而蒙上阴影。

至此,A和B均已到案,我们12天的追逃也终于划上圆满的句号。

有些许的遗憾,是到了凉都却无暇领略那古夜郎的美景处处,但凉都一战,终破楼兰,小小遗憾又何足道哉!

 

  • 热点信息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