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今日林州 » 正文

林州残疾女孩用筷子敲击文学梦 立遗嘱死后捐器官

  发布日期:2014-06-04 09:08:44   来源:新华网-河南频道   我有话说
林州残疾女孩用筷子敲击文学梦 立遗嘱死后捐器官

    王丽飞用小木棍点击键盘写作

25年来,除了看病几乎不出家门

为了看那英演唱会曾求助市长

新华网河南频道6月4日讯 郑州晚报报道:她从未想过,连续13年,坐着、站立或者行走,都需要一副双拐;也从未想过,25年来,除了看病从未走出小村。

这一切并未使她倒下,她用筷子小心地敲击着文学梦。如果不是因求助安阳市长送她到郑州看那英演唱会,也许她永远不为人知。她就是林州山村“双拐女孩”王丽飞。

妈妈为了她短短9天瘦了7斤

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在太行山间盘旋迂回,通向了林州市东姚镇一个名叫黄蟒峪的小山村,25岁的王丽飞住在这里。

5月24日夜晚,因为写信求助安阳市长送她到郑州看那英的演唱会,又因为她在演唱会现场情不自禁地号啕大哭,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她。

从小患强直性脊柱炎,3岁做淋巴手术,7岁病情蔓延到膝盖,11岁被烫伤后,又患上了类风湿,随着病情加重,年幼的她失去了行走能力,生活也不能自理。

 “我的妈妈是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可在我心里,妈妈很伟大,她是我多灾多难的25年生活的全部。”昨日下午,王丽飞告诉郑州晚报记者。

在她的记忆中,她的生命是妈妈王换芹用心血一点一点延续的。为了节省路费,母亲经常背着她翻山越岭,走几十里的山路去山外看病,甚至一天都不舍得买点东西吃,却从不让她挨一点饿。十几年来,母亲只买过一条28元的新裤子,为省钱还学会了自己给自己理发。

王丽飞的父亲王记林常年在外打工,母亲担起了家里的农活。4年前,母亲带着她到郑大一附院检查,那段日子母亲一天只吃一顿饭,短短9天时间瘦了7斤。

丽飞为母亲写了一首诗:“娘亲啊!我再次地呼唤,这是我多年的心愿。您,等我长大了以后,我将为您抚平伤口。不再让您心碎,不再让您流泪,不再让您痛苦地入睡……”

用木棍敲击键盘撰写文学梦

11岁开始,王丽飞拄两根木棍。19岁那年,父亲才给她买了一副双拐。“爸妈觉得我经过治疗可以好起来,一直在逃避双拐,可是我的人生还是与双拐不离不弃……”

说话时,王丽飞的语气很平静,不过她的眼角却悄悄地湿润了。

身体的限制让她失去了与同龄人一样的乐趣。书架上的1000余册图书和家里唯一算得上值钱的那台笔记本电脑,是她最好的朋友和唯一的乐趣。

 “图书是志愿者捐赠的,电脑是驻马店一位好心人2011年送给丽飞的。”王换芹说,女儿虽然很小就生病辍学在家,但通过每天看书、听广播学到了很多东西。女儿天生对文字敏感,特别喜欢记日记和写诗歌,这些年来,女儿写的诗和文章有厚厚一大摞。

王丽飞说,类风湿被称为不死的癌症,她很清楚,患上这种病就已和正常的人生告别了,疼痛自不必言说,精神与内心的折磨才是最大煎熬,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不论坐着、站立或者行走,脊柱发疼,每天一次次徘徊在希望与绝望的边缘。

在一位好心人的建议下,她选择了写诗。她用诗的方式记录每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痛了、累了、开心了、激动了……“我心中有话想说,哪怕只是写给自己!现在回头想想,如果当初没写下这些诗,很难再回忆起那些逝去的日子自己都在做什么,想什么。”

令她欣慰的是,她的作品在网络上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她的新浪微博@丽飞不哭,粉丝量不断地攀升。

同身体一样,她手指上的肌肉也都是萎缩和僵硬的,因此,王丽飞在电脑前打字比常人要困难10倍,甚至百倍。每次打字时,她总是先找来一根筷子或者一根又细又长的木棍,用手掌紧紧握住木棍的一端,再用另一端逐个敲击键盘上的按键。

有时,打字十几分钟,手和胳膊就疼得厉害。一首寥寥数十字的诗歌,正常人不足一分钟就打完了,而丽飞却需要十几分钟才能完成。

“我想当一名洒脱的诗人,没有如此多生活的烦恼,能永远幸福地徜徉在文字的海洋中,这就是我的梦想。”丽飞说。“啪、啪、啪”,丽飞突然来了写诗兴致,她小心翼翼用木棍轻轻敲击着键盘,木棍的一端连着外面世界的精彩,另一端连着她美丽的文学梦。

不顾母亲反对,立遗嘱死后捐器官

2012年6月,她突然感到身体不妙,写下一份遗嘱:“如果病情无法控制,生命即将消逝,我愿意捐出所有器官、躯体,为医学事业做出贡献。”

 她的想法遭到妈妈的反对:“孩子,今生身体已经残缺,来世岂能再伤?”丽飞明白母亲怜己爱己之心,便不再说话,然而一颗心却无比坚定。

 “秋风阵阵送,枯叶下凡尘。舍身泥土中,无憾度今生。”这是王丽飞写过的一首名叫《秋叶心语》的小诗,她说,身体在疾病的吞噬下就像秋天的树叶,随风自树间飘落,当逝去之时,就如同秋叶落入尘埃,秋叶最后用自身滋养万物是何等崇高。

她正在写一部叫《重生之幽冥九公主》的穿越小说,已经完成了3万多字,在一家文学网站上连载。她说,病情在不断地加重,“不知道啥时候说走就走了,趁着有时间能多写就多写点,也算是给这个世界留下一点东西吧”!

说罢,眼泪悄无声息地淌下她的脸颊。

  • 热点信息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