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 » 人文林州 » 林州历史 » 正文

林州:不能忘却的纪念 临淇村1939年2月15会大惨案

  发布日期:2017-03-06 10:18:31   我有话说

那是1939年4月4日(农历2月15土地爷庙会),蓝天白云,暖阳高照,春光明媚,微微春风夹带着寒冬的余威吹拂着淇川大地,好一个初春艳阳天。

临淇镇东头土地爷庙的会场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红男绿女,挨挨挤挤。成千上万的人中有唱戏卖艺的,锣鼓琴弦应声不绝,有做买卖赶会的,吆五喝六,呼朋唤友,叫声连天,整个会场热热闹闹,沸沸扬扬。那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已经深入华北腹地,占领了安阳、水冶、新乡等地。但临淇镇因为地处太行深处,还没有受到战火的侵扰。这里的人们依然像往常一样,过着平静安定的生活。

 

下午3点左右,会场上人数达到了顶峰。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从头顶传来,人们惊讶地抬头,发现从临淇西南方向飞来三架飞机。

善良的人们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飞机就一个俯冲,在会场东南角的东岳泰山庙(现在的临淇镇中心学校)上投下了第一颗炸弹,泰山庙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东泰山庙旧址(现在临淇中心学校)

原本平静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大人叫、小孩哭,不辨方向地四处逃散。三架飞机交叉着低空飞行,将不大的会场包围得严严实实,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扔炸弹。

很多人为了躲避飞机轰炸,都跑到泰山庙墙根下躲避,结果被日军飞机用机枪扫射,躲避的人们全部遇难,死尸摞了好几层。

会场西头是临淇远近闻名的土地庙,轰炸一开始,附近赶会的人们如潮水般往土地庙里挤,土地庙的拜殿大厅、院子、北屋里都挤得满满当当。日军飞机更不放过这个目标,立即向这里投炸弹,但是,扔下来的炸弹仅仅炸断了庙门前的一棵椿树,其他的都没有爆炸。躲在土地庙里的几百人躲过了一劫……

↓↓土地庙拜殿大厅旧址

 

庙会上的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日军飞机的追逐下,他们辨不清方向的四处乱跑,成了日机的活靶子。

会场中间搭着个“劝教棚”,是劝导人们信教、多做善事的。炸弹一响,“传教士”就大声呼喊叫乡亲们都到棚子里躲避,说这里“有神灵上帝保佑,飞机炸不着”。上百人争先恐后地涌到“劝教棚”下,却给日军飞机提供了一个最明显的靶子。几个炸弹下来,“劝教棚“被炸成了一个大坑,上百人瞬间就这样血肉横飞。

↓↓土地庙北屋旧址

 

会场最东头是一片卖棉花的场地,日军飞机几轮狂轰滥炸之后,这里燃起了冲天大火。一架日本飞机始终在棉花场上空盘旋,看到有人往外跑就用机枪扫射,不让一个人逃出去。结果,200多人在这里被烧成了焦炭……

整个会场哀号遍地、血肉横飞,两个多小时的轰炸,让这里成了血腥的人间地狱,赶会的人们死伤无数……3架日军飞机剪子似的低飞,直到子弹打光,炸弹扔空,才得意地向南飞去。

↓↓土地庙拜殿大厅旧址

 

据临淇村上世纪七十年代“《阶级斗争教育展览馆》解说词”记载:这一天,临淇村包括周围几十个村子,几百户人家都失去了亲人,还有几百户人家的亲人被炸弹和子弹伤残。炸死、炸伤近千人,300余名百姓在日军飞机轰炸中失去生命,300多间房子被炸毁。

临淇村阎王庙附近的徐培昌家,那天也有好多乡下的亲戚来临淇赶会,当时看到飞机轰炸,家里的人就立即往家院的防空洞里钻,也被日军飞机发现,立即往洞口投炸弹,家人和亲戚33口人全部丧生。

镇西10里的西峪村任白贵他娘被炸死。镇北关帝庙村韩伏生他奶奶胳膊、腿都被炸伤,腹部被子弹打伤,卧床一个月身亡,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临淇镇退休老干部,原临淇信用社主任张文科老人也曾经回忆当年的情景。

1939年,张文科21岁,是临淇镇上一家饭店的小伙计。4月4日下午,饭店掌柜的叫他往会场上送饭。他刚干完掌柜交代的活儿,正在会场东头的土地庙前跟人聊天,日军飞机在阎王殿投下了第一颗炸弹。

一声巨响之后,赶会的人们才仿佛明白了点什么,开始哭喊着四处逃散,整个会场乱成了一锅粥。张文科多了个心眼,他逆着人流跑向镇子西头,趴在一堵墙下面的阴影里。心想着这样日本人可能看不见自己。

飞机擦着树梢掠过,张文科惊恐地抬头,发现其中一架正朝他俯冲过来,他甚至看到了飞机翅膀下面血红的太阳旗。张文科赶紧往旁边爬了十几米,刚停下,一颗炸弹就在他刚才趴的地方炸开了。顿时,碎砖烂瓦雨点般的落在张文科身上,几乎把他埋了起来。不过他算是捡了一条命,只有胳膊被飞起的砖块打中,血流了一身。

张文科趴在墙根下面一动也不敢动,只听见会场方向不断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和机枪扫射的声音。

自1939年临淇2月15会被日军轰炸之后好多年,人们仍心有余悸,草木皆兵。不管大人小孩子只要听见飞机响就要赶紧躲藏。谁家的孩子淘气哭闹管不住了,大人们总会吓唬说:飞机来了!孩子们就不敢再哭闹了。

轰炸过后没多久,日军就开到了临淇镇,杀人放火,抢劫财物,犯下了数不清的罪行。在《林县志》上,关于临淇镇庙会遭日军轰炸的事件,并没有太多记载,仅有一句“民国28年(1939年)4月,日军飞机3架,从邯郸、安阳县飞入林县,对城关、合涧、东姚、姚村、临淇、任村、横水等集镇轮番轰炸7天”。还写到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多次派遣飞机,对林县城及主要集镇狂轰滥炸,12次派日伪军进犯扫荡,林县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严重损失,被日伪军屠杀的干部群众达14291人,烧毁房屋3.3万多间,抢掠财产无数。

1939年4月23日《新华日报》载:自4日至10日一周,林县均在敌机不断轰炸之中,林县城、东姚、临淇、姚村、东岗、古城等地,均损失严重。临淇因民众举行庙会,为敌机发觉,当时被轰炸死伤颇众。

70多年过去了,岁月洗涤了旧迹,然而却没有洗去临淇人民心中世代相传的国仇家恨。

老人们常说:以前每年的2月15会大多是初春阳光灿烂的好天气,自1939年2月15会遭到日军轰炸以后,每年的2月15会不是阴云密布就是阴雨连天,或者是狂风大作,很少能遇到春光融融的好天气了......

 

↓↓土地庙旧址前新建的土地祠
 

2007年,70多岁的退休干部刘兴和用6年时间绘制了巨幅油画《血染太行》(长1.8米、宽1.4米),真实地再现了当年日军轰炸临淇庙会的血腥一幕。他将这一幕永远定格,以教育后人勿忘家仇、勿忘国耻。

刘兴和,濮阳市人民医院的退休干部,1937年11月生于林县临淇镇北河村,离临淇镇不过3里多路。生活在战乱年月的他,曾经多次跟着大人进山躲避日军,也曾经亲眼目睹了日军在村里的烧杀抢掠。

小时候他经常听大人讲,日本人轰炸了镇上的土地爷庙会,炸死了上千乡亲,他的一个本家哥哥也死在那次轰炸中。当时他才一岁半。打从有记忆开始,他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那段惨痛的历史。

刘兴和从小就喜欢画画。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他,通过不断地摸索、自学,掌握了多种绘画技艺,成了远近闻名的“业余画家”。

2001年6月,经过两年的酝酿思考,刘兴和开始创作油画《血染太行》。在绘画的过程中,他多次到当年轰炸事件亲历者家里走访,并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经过6年努力,终于在2007年6月完成了这幅长1.8米、宽1.4米的巨幅油画。

日军轰炸临淇镇之前,镇上从来没有来过日本兵。正是这场惨绝人寰的大轰炸,给临淇人民留下了血与火、仇与恨的痛苦回忆……

 

↓↓刘兴和绘制的当年日军轰炸2月15会巨幅油画——《血染太行》

  • 热点信息
  • 新农村
  • 汽 车
  • 旅 游
  • 健 康
林州网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榜